凉酒青杯尘世言

我们之间只有相逢恨晚,没有陌路离殇。

吃的cp较多,全职纯all叶党,武华,华武无差党,双华,双武,随时爬墙,高三常年不在线,更新随机掉落。

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,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。
有你的荣耀,永不散场。

If i die young
bury me in satin
lay me down on a bed roses
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
send me away.
(若我英年早逝
把我葬在绸缎中
让我躺在布满玫瑰花的床上
在黎明时将我沉入河底
为我送行. )
---《lf I die young》

文章不可转载
爱你们哟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魂菲】巴山夜雨

悄悄咪咪的来放一段。
这段是和谐之后魂总和菲总的对话23333希望全文出去后不会被悬赏...
私设如山。不要过度纠结。
全文的话等我再修一下吧,专注撒糖。

魂帝将爱懿菲抱在怀里偏过头去问爱懿菲的发鬓。爱懿菲垂下的眸子水光潋滟尚透着情事后的慵懒。
“师弟是不是合该给我一个解释?”
先不说魂帝跑去玲珑坊喝酒的事,单是这人半夜跑到他这把自己折腾得够呛这事就足够爱懿菲发火了。
魂帝的动作倏的顿住了,他揽住爱懿菲的手又收紧了些许。 魂帝不回话,爱懿菲也没有再追问,一时间房中只有两人的呼吸声。就在爱懿菲以为对方睡着时魂帝吻上了他的唇角,含糊的道“我做了一个噩梦”
魂帝伸手抚摸爱懿菲的唇瓣,爱懿菲从他平静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后怕,*从小到大这崽子一遇到什么令他害怕的事就会这样,明明在外人面前从不低头。私下却像只小狼只和他期期艾艾的嚎。 *
刹时,爱懿菲什么火气也没有了。
“什么梦?” 魂帝吻上爱懿菲的唇,他扣住爱懿菲的下巴迫使身下的人抬头。舌扫过对方敏感的上鄂强迫爱懿菲吞下自己的唾液,不多时爱懿菲耳边就响起了湿润的水声。他喉头蠕动无法吞咽的液体顺着唇角流下,待到魂帝放开他时爱懿菲已经软下了身体只能瘫软在床塌上,连眼角都染上了艳丽的红色与平日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相去甚远。
“我找不到你了”魂帝用手指一点点的抚过他的脸。 爱懿菲突然楞住了,他伸手揽住魂帝的脖颈让魂帝更靠近自己,他的声音很平静似平日一般清冷却不难让人听出他话语中的关心“我一直都在这。” 魂帝“嗯”了一声,用手播开对方额前的黑发落下一个轻柔的吻。 “师兄,晚安。”

*号地方的话有出处,借鉴使用,侵删。

评论(3)

热度(38)